全本书屋> 最强丹神 小说 > 恋爱小说 > 飘鸿剑影 > 第九十章 心灰意冷

飘鸿剑影:第九十章 心灰意冷

小说:飘鸿剑影作者:留方千古

    阮梓青被她盯得紧,只不敢再说谎,只得点了点头,忽又诧然道:死鬼,这

    哼哼,那人狠狠地道:他们无端地在自己兵刃上抹上那种追踪蜂独爱的异味,引得异蜂走了岔路,害的本宫失去了追踪叶孤鸿的机会,还不该死吗?

    他们她忽地脑中闪起了异日的几幅画面:残血纷飞,染遍街巷,浮尸遍地,他们中不也有许多无辜者吗?可自己当时就能下得了手?那么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尊主?何况她与自己还有救命之恩,出言责备就更不应该了。

    那人却不知阮梓青心理产生的异样的变化,却是终于收回了眼角的冷光,对着她稍显慈色地道:你可还知你这夺命三夫人的称号是如何得来的吗?

    梓青永远忘不了尊主的传教,若非尊主传我神功,梓青又怎能战败江湖几大恶首,取得首级,从而名满江湖呢?阮梓青对着那人恭谨地道。

    其实你本是资禀良秀的练武之才,只是你的师傅林远灵只顾着栽培他的大小徒儿,却独将你撂了下来。本宫见你容貌端秀、身材蹁佳所以传了你举世无双的媚术。那人顿了一下,忽又续道:如今算来,你跟了我已不下五年了吧?

    整整五年零四个月。阮梓青感激地道:尊主,你对梓青的栽培,梓青铭记于心,此生结草衔环也难以为报。

    好,那人叹了口气道:很好,那么你说本宫与叶孤鸿之间,你选择谁?

    尊主!她闻言浑身一颤,道:你们我叶少侠侠肝义胆,而你又对我养情恩重,却叫我,我,梓青怎生抉择?尊主,你,你就不要逼我了。

    好,本宫逼你,本宫生性恶毒,总是逼你去杀人放火;那混蛋叶孤鸿侠肝义胆,教你做人处事。好吧,你从今往后就不要再见我了,跟他一辈子去吧!

    尊主!她直急的几欲哭了出来,颤声道:你明知道我,梓青不是这个意思的。

    是,你原本不是这个意思,但自从被叶孤鸿迷住了以后,你就有了这个意思了。

    尊主!她终于快达到忍受的极限,道:你你不就是要知道叶少侠的去向吗?好,我告诉你。

    那人闻言忽地叹了口气,又柔声道:青儿,你别怪本宫心狠,只因本宫与叶孤鸿那厮之间确实有不共戴天之仇,你放心,一待此间事了,本宫定会告诉你此中缘情。

    阮梓青表情复杂地看着这位昔日对自己呵爱备至的老人——尽管她戴上面巾,可岁月的沧桑还是在她的脸上刻下了年华已逝的痕迹。他们一个耄耋之年,一个韶华初绽,会有什么仇怨?

    她不得而知,她此刻也不再想知道了,她只想尽快地回自己的老家过上安稳平静的日子,她真不愿再涉入这个令她身心皆遭重创的江湖了。

    月,就这般在众人又沉闷又嬉闹中过去了;夜,就这样被东方又淡白又红晕给抹杀了。

    阮梓青一路奔下,口中边还大叫道:叶少侠,请等等老身,老身忘了告诉你,你的手上此刻正散发着特殊的异味,无法躲开那只追踪蜂的跟踪,所以

    所以你赶紧将双手用清水洗洗,冲掉异味,是也不是?这时前方突地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阮梓青乍闻此声,全身如遭电击,愕然顿住身形,蓦地低下头去,对着前方小声地叫了一句道:尊主,尊驾何时到的?

    是啊,本宫到了,那人冷冷地道:搅了你的好事,让你不能去给那小子通风报信,你是不是很恨本宫啊?

    不,她忽地仰起头来,决然道:尊主对梓青的恩情,梓青百世不忘,怎会埋怨尊主?当年若不是尊主相救,梓青早被那人玷污,失节之下,只怕当时就已羞愤自刎,哪里还能活到现在?

    哦,原来你还记得啊,本宫以为你完全都忘记了呢?那人仍旧冷冰冰地道:既然记得,那为何还背叛我?

    梓青不是背叛,阮梓青突地定定地看着那人,道:梓青跟随尊主南征北战数年,所对付的都是那些平素欺压良善、坏事做绝的恶人,但如今梓青只与叶少侠接触一晚,就知他绝对是我这一生所见的最良善的侠士,所以尊主,我们还是放过他吧?

    哼,那人愤然喝道:本宫做事还用你教!天下的男人都是一般人面兽心之辈,嘴里一套,心里又是一套,他的善恶与否岂会写在脸上任你读辨?

    不,他不同,绝对不同。阮梓青昂然对视着那人,决然道:梓青绝对不会看错,他与其他男人不一样,虽然有时他装作很邪很怪,但他的心绝对是善良纯真的。

    你别忘了,那人忽地叹了口气,道:你已经大的可以做他的娘了。你们根本不可能

    梓青知道,阮梓青眼神闪过一丝痛苦,忽又变得宽慰地道:梓青与他根本不可能,但梓青愿默默地祝福他和他的歆儿白头到老、永结连理

    做梦!那人蓦地暴喝一声,吼叫道:他们除非死了,否则一辈子都别想在一起!

    阮梓青诧然地看着方才还是冷静深沉、现在却似疯狂的尊主,愕然道:他,叶孤鸿到底与尊主有何仇怨竟惹得尊主这般仇视,甚或连苏姑娘也恨上了。

    那人双目赤红地看着她,直直过了良久,方才慢慢平静了下来,深吸了口气淡淡地道:你那脸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个?阮梓青正要说被霹雳雷火毁了容,突又一想:不行,若是尊主知道了,岂不要灭了雷家满门?当即淡然一笑,道:只是不小心碰了点皮,不碍事的。

    哼,你何时变得这么心慈手软了?本宫不是常教导你说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,哼,你不说我也知道,定是雷震那几个死鬼做的好事,是也不是?那人冷目紧锁着她道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